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

您當前的位置:廣西門戶網 > 首頁欄目 > 社會猛料·輿論看臺 > 正文

全國人大代表王書茂:一筆一畫記下漁民心里話-廣西門戶網

  全國人大代表王書茂——

  一筆一畫記下漁民心里話(新春走基層·代表委員履職故事)

  人民日報-本報記者 閆 旭

  跳上漁船甲板,貓著腰鉆進船艙,年逾六旬,王書茂體格依然健碩,嗓門洪亮。“船上是奮斗大半輩子的地方,這里更熟悉,不緊張。”

  直到現在,王書茂還是喜歡穿一身海藍色的迷彩服,穿不慣西裝。叉腰站在駕駛臺前,他不時用粗糙的大手轉著船舵。船還未出港,眼中已盡是波濤。

  “自古行船半條命”,大海深邃莫測。海南瓊海市潭門鎮,漁民世代靠海吃飯。南海是大伙的“祖宗海”,哺育萬家。但瞬息萬變的海況,也讓漁民親歷險境。“今年,我的上會發言議題是加大漁船信息化水平建設。”王書茂說。

  漁船導航工具由手抄祖傳的《更路簿》到北斗衛星系統,從18歲至今,王書茂每年大半時間在海上度過,見證著改變。結合自身體會與走訪周邊漁家,他意識到,要想發展現代漁業,最迫切的需求是“升級漁船”,走海洋數字化建設之路。

  “以前小漁船的噸位是20噸,現在是120噸,傳統導航不夠用嘍。”王書茂把舵交給副手,掏出收集漁民意見的小本,戴上老花鏡,細細讀著。“漁民反映,有些海域收不到網絡或電視信號。”沒有信號,不能及時了解天氣情況,漁民出海就非常危險。

  潭門漁港內外,大型鋼質漁船來來往往。王書茂指著說,去年以來,他一直在準備的議案就是漁民轉產。“現在船大船多,競爭激烈,出海效益在下降。”老船長心里有一本透亮的漁家生意賬。

  老祖宗傳下來的捕魚活兒不能丟,但想提高生活質量還須開辟致富新門路。

 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,履職這一年,王書茂挨個往漁港的船艙里鉆,小意見本沾著海水,早就變了色。字里行間那些微微褪色的筆跡,是眾多闖海漁民的真實想法。

  “每條船至少有二十幾名船員,背后就是20多個家庭。不打魚了,靠什么為生?”漁民兄弟向王書茂吐露心聲。目前,按照政策規劃,僅潭門港就有90多條漁船,近2000人需要轉產,全省更有近萬漁民需轉產。

  兩年前,海南首個休閑漁業試點項目落地潭門。“休閑漁業可能是未來漁村發展的希望。”王書茂洗腳上岸,帶頭開起漁家民宿,拿出兩條自家木船,帶著游客近海觀光垂釣。

  不過,像其他探索轉產方式的漁民一樣,困惑也不少。“漁家船難以滿足商業載人出海的標準,需要政策引導支持。”王書茂說,漁民反映最多的問題,是身邊生產生活遇到的小事,但每一項他都會列出來,記得清清楚楚。

  “我文化水平不高,但基層代表要傾聽民聲,哪怕是再小的聲音。這是我的職責。”合上記得密密麻麻的小本,王書茂說,今年要帶著它,把南海漁民的心里話捎去北京。

  老船長的記事本(記者手記)

广西门户  腳上沾沙土,心中有民生。基層代表離群眾很近,聽的是群眾心聲。他們的議案也許看起來沒有那么宏大,但句句貼切,透著真情。

  老船長年輕時是海上民兵,忙碌在海上一線;現在是全國人大代表,奔走在漁港船頭。用他自己的話說,不管年紀多大,是什么身份,都要把國家賦予的工作做好。

  他不會用電腦打字,一筆一畫記滿了漁民的心里話,小本子特厚實。翻看小本,不時有幾頁皺巴巴。海上風大浪高,這是海水濺濕小本留下的。基層漁民代表認真履職,最生動的注解莫過于小本上的片片海水印了,這是行走一線的烙印。

  交流中,老船長談到漁民生活,頭頭是道;說起議案準備,自言心里打鼓,擔心肚里墨水不多,想讓我把把文字關。我告訴他,擔心多余了,只要是漁民的心聲,文字不需要多優美,都像南海珍珠般寶貴,只管帶去全國兩會吧。

相關文章

高清圖集推薦

新聞排行